首頁 > 環球地理 > 正文

第二大湖變身“第一大湖”,鄱陽湖汛情為什么這么嚴重?

時間:2020-08-04 09:56:33 來源:新浪科技 評論:0 點擊:0
  今年入汛以來,南方各地降雨不斷,天上就像破了個洞,長江流域中下游干流流域大部面雨量(流域面積平均雨量)大于500毫米,這也使得包括鄱陽湖在內的幾大湖的水位長期處于超警狀態。

  作為中國第二大湖、第一大淡水湖的鄱陽湖在往年被提起的時候,往往伴隨著水域縮減等新聞,讓人感嘆全球變暖、生態惡化,憤慨于無節制的圍湖造田等等。而今年,鄱陽湖水位突破了1998年洪水位22.52M,標志著我國最大淡水湖突破有水文記錄以來的歷史極值,由中國第二大湖變為“第一大湖”。但是這并不是什么好事情。鄱陽湖汛情嚴重,洪水危及到周邊多個城市,造成巨大危害。而鄱陽湖的汛情,并非只與鄱陽湖有關。

鄱陽湖洪水對比 左:7月14日 右:6月13日 來源:國家衛星氣象中心鄱陽湖洪水對比 左:7月14日 右:6月13日 來源:國家衛星氣象中心

  “壓力山大”的鄱陽湖

  作為長江進入下游之前的最后一個蓄水池,鄱陽湖匯聚了江西境內贛江、撫河、信江、饒河、修河五大河流的水流。首先,當江西境內五大水系的短時洪峰超過鄱陽湖的泄洪速度時,鄱陽湖就會發生洪水災害。如果說江西省的降水量大到導致鄱陽湖自己應付自己水域的降水都來不及了,那就更不用說接受上游的洪水了。

  事實上,在江西,贛北和贛中部地區的降雨總量已然達到常年的3倍以上。截至7月12日,鄱陽湖的4座水文站水位均突破歷史極值,且水位仍在上漲,江西省正面臨著1998年以來最為嚴峻的防汛形勢。如此一來鄱陽湖自然是“壓力山大”。

鄱陽湖水系示意圖 來源:中國三峽雜志鄱陽湖水系示意圖 來源:中國三峽雜志

  而且,鄱陽湖還得承擔從長江上游傳遞過來的降水壓力。雖然江西與長江干流的接觸面積很短,但是其所處的流域對應的水流量卻很大。可以說,鄱陽湖所在的江西九江區域承載了其上游長江很大一部分的壓力。

  據中央氣象臺報道,截止7月12號,長江流域平均降雨量達403毫米,較常年同期偏多49%,超過2016年(395毫米)和1998年(358毫米),成為1961年以來同期最多。如此龐大的降雨量帶來了整個長江流域的洪水災害,因此就算鄱陽湖“能力超群”,也難以承受如此大的壓力。

文章涉及長江流域區域一覽 圖片來源:自制文章涉及長江流域區域一覽 圖片來源:自制

  長江中上游,降水壓力早已開始積累

  從長江上游開始,強降雨導致大量的水在金沙江水系就已經開始大量蓄積。金沙江6個梯級水庫聯合開展防洪調度,截止7月14日,云南梨園、阿海、魯地拉電站已攔蓄洪水6億立方米。可見從上游的第一個水庫起,強降雨就開始向當地水域以及下游河流施加不小的壓力。

  在岷江水系,四川省水文水資源勘測局2020年7月17日12時41分發布洪水藍色預警,7月17日12時大渡河干支流、岷江干支流、雅礱江部分支流、渠江部分支流以及盆地南部長江部分支流發生超警超保洪水。同樣作為長江上游重要支流的嘉陵江在7月15日至16日發生在四川省盆地東北部、南部、攀西地區、川西高原等部分地方的強降雨的影響下,出現超警戒、超保證水位洪水,其中嘉陵江支流酉溪河西板站超保證水位2.07米。而在嘉陵江下游的另一個支流烏江,早在6月22日就形成了“烏江2020年第1號洪水”,意味著從彼時起,長江干支流汛情逐步趨緊,防汛抗洪進入實戰狀態。

  如果說沒有三峽大壩這樣一個世界上防洪效益最為顯著的水利工程,那么長江上游降水的負荷全部輸入到中下游地帶,那就不僅僅是現在的鄱陽湖洪災這么嚴重了。那么會有人問了,長江有三峽大壩,為什么洞庭湖和鄱陽湖流域還是會出現洪水呢?事實上,三峽大壩不能直接干預下游的洪澇災害,而是通過蓄洪的方式,使得長江上游的洪峰不會和下游洪水疊加。簡單來說三峽大壩承擔的最重要工作就是“錯峰”。如果說長江上游的洪水在下游也在受災的情況之下傾瀉到下游,那將會造成難以想象的后果。

三峽大壩泄洪 來源:新華社三峽大壩泄洪 來源:新華社

  長江下游,面臨來自自身和上游的雙重壓力

  在中下游地區,首當其沖受到洪水威脅的,就是洞庭湖區域。7月13日9時,在洪災最嚴重的時候,洞庭湖區21站水位超警。洞庭湖洪災嚴重影響了周邊地區,6月28日以來,湖南共有14市州82個縣市區共計237.3萬余人受災,農作物受災面積23.6萬公頃,倒塌房屋1559間,直接經濟損失51.5億元。(數據截至7月14日)

  洞庭湖下游的漢江水域,在7月12日10時,由長江水利網數據顯示,長江漢口站水位到達28.68米,超越1996年7月22日的28.66米,成為有水文記錄以來新的歷史第四高位。漢江發洪水,武漢順著遭殃。17日上午8時,武漢市水文水資源勘測局發布洪水紅色預警,長江2號洪水預計21號至22號抵達武漢,武漢關水位到本月底長期持續警戒水位以上,防汛形勢依然嚴峻。

  而在鄱陽湖下游的太湖流域,情況也不容樂觀。自6月28日起,太湖水位就處于持續超警狀態,江蘇省水利廳于17日8時升級太湖洪水紅色預警。在太湖江蘇無錫貢湖水域,可以看到,此處水位已經逼近岸邊,到達了臨岸樹木齊腰深的位置。據通報,6月9日入梅至今39天,江蘇全省累計面雨量466毫米,是常年梅雨期雨量的2.27倍,列1951年以來歷史第三位。

  大量降水加上上游的洪水,讓本就不堪重負的太湖情況更加雪上加霜。太湖流域的南京也“有幸”被長江洪水改寫了水文史的最高紀錄,7月18日,江蘇省水利廳發布消息,升級長江南京段洪水紅色預警,長江南京站水位漲至10.26米。

來源:中新網來源:中新網

  鄱陽湖的洪澇災害并不是“孤立”的,而是同整個江西,以至于同整個長江流域共患難。目前,長江各區域依然面臨著嚴重的洪災威脅,而鄱陽湖也不會是“一個湖在奮斗”。

文章排行榜更多
最近更新更多
湖北30选5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广州股票配资公司 新幸运飞艇历史开奖结果筛选 广西11选五今天的前三 十一选五遗漏数据360彩票 幸运农场彩票手机版 股票配资电话销售话术录音 福建快三专家推荐号 华东六省东方6+1 股票配资龙强 泳坛夺金破解 网上买股票流程 群英会开奖直播视频 中国移动股票分析报告 福建快三遗漏 江西11选5什么时间开售 快三网上投注平台